你的位置:首页 > 旅游攻略 >

华东名吃一览

2014/5/3 16:13:33点击:

上海:炒鳝糊
   外地人到上海,惊羡的是上海的西餐,上海人也乐于变着花样以各国“正宗”的西餐待客。浓油赤酱的上海本帮菜渐渐失去了拥趸,唯有几道名菜还让有着怀旧情结的人牵挂,比如炒鳝糊。梁实秋曾在一篇专论吃鳝的文章里,说炒鳝糊是因为鳝不够大做不成鳝丝的等而下之策。但能把“下脚料”做的这样咸中带甜,油而不腻,也足见上海人的精明能耐了。

   南京:芦蒿炒香干

   盐水鸭现在还是南京人待客不可或缺的一道菜,但每每要歉疚地加上一句:现在这鸭子是越来越肥了。外地人来南京,慕名要吃的是芦蒿炒香干,南京人也以“桐蒿只有南京才有”而自居。其实产桐蒿的地方多了去,但都没有南京人对待素菜的那份精细。南京人吃桐蒿,一斤要掐掉8两,单剩下一段干干净净、青青脆脆的芦蒿杆儿尖。炒香干也是“素”炒,除了一点油、盐,几乎不加别的佐料,要的就是芦蒿杆儿尖和香干相混的那份自然清香,食后唇颊格外清爽。

   苏州:葱烤鲫鱼

   苏州人爱吃鱼,不过挑嘴,有人不吃鲤鱼,有人不吃鲢鱼,唯有鲫鱼,从不曾听说有人忌口——苏州小孩学会说“鲜得来”这句话,准是在吃鲫鱼的时候。葱烤鲫鱼这道菜突出的就是鲫鱼的鲜美。在滴着酱红汤汁的鲫鱼背上,放着半寸来长脆生生的葱段。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就是“葱烤”了,但这儿总是人最先下箸的地方。

   周庄:万三蹄

   万三蹄、万三肉、焐熟藕、腌菜苋,万三野鸭等已成为周庄美食的代表。尤以“万三蹄”为最,相传江南巨富沈万三“家有筵席,必有酥蹄”。万三蹄以猪腿为原料,佐以调料,用旺火烧煮,经过蒸焖,皮润肉酥,汤色酱红,肥而不腻,咸甜适中,肉质酥烂,入口即化。它的吃法更是特别,在两根贯穿整只猪蹄的长骨中,将一细骨轻抽而出,蹄形纹丝不动。以骨为刀,蹄膀被顺顺当当地剖开,让人们分而食之。万三蹄已经成为周庄人逢年过节、婚庆喜宴的主菜,意为团圆,游客则拎着真空包装的新鲜万三蹄走。

   无锡:肉骨头

   无锡叫化鸡现在是没人吃了,肉骨头大受欢迎。无锡人喜欢吃酸酸甜甜的东西,肉骨头的味道会令人想到糖醋排骨,但是骨头上面的肉更松、更厚、更酸甜适度,连骨头都酥得可以咬着吃。好几年前肉骨头就做成了真空包装,火车站常见人八盒、十盒地往车上提。

   扬州:清炖蟹粉狮子头

   扬州人对自己家的菜式、口味有着不容更改的偏好。粤菜风行之际,扬州人也吃早茶,但从点心到吃法都是地道的维扬式,边吃边加上评论:“我们扬州老早就有早茶了。”清炖蟹粉狮子头据说也有近千年历史了,到现在还是百吃不腻。所谓“狮子头”,用扬州话说是大劗肉,普通话就是大肉丸子,但肉里面还有螃蟹肉、蟹黄、调料,下面再垫上青菜心,上笼焖。用扬州人的话说:“猪肉肥嫩,蟹粉鲜香,菜心酥烂,须用调羹舀食,食后清香满口,齿颊留芳,令人久久不能忘怀。”

   南通:天下第一鲜

   凡是有海的地方餐桌上大抵都少不了蛤,可是只有南通的大人小孩敢于说自家碗里的是“天下第一鲜”。菜花黄的时候,是南通人踩蛤的狂欢节。光着脚丫在海滩上踩,那蛤憋不住气露了头,带回家养两天,或煮或烧,奇鲜无比。南通的蛤是文蛤,这一带海滩独有,一只可重达半公斤以上,如今文蛤很少能上市场。往往是渔民正在采捕,小贩已经来到海滩与你商谈价钱问题,而在远处的公海上,日本、韩国的船早已停在那里,在等小贩的船送货上门了。想吃?只有自己去踩了。

   徐州:sha汤

   徐州菜的特点是黑乎乎、粘乎乎、辣乎乎,因为爱放酱油、爱用淀粉、爱显示自己嗜辣。有一道用麦仁、鸡丝、海带丝、笋丝做成的汤,味道极鲜,每每令人连吃两碗。但依然是各种原料混做一团,以至于汤成了名副其实的粥。sha汤,其实就是一个疑问句——“啥汤?”因为中吃不中看,至今走不出徐州。

   高邮:香酥麻鸭

   高邮咸鸭蛋已经成了发遍全国的年终福利了,由此可揣想高邮究竟有多少万只鸭,由此再揣想高邮人深以为傲的全鸭宴,相信没人怀疑高邮人对于鸭的每一个部位的完美利用能力。全鸭宴的阵势现在不太端出,但全鸭宴上的一道名菜香酥麻鸭,还经常会以“压轴戏”的角色出现在维扬地区的宴席上。所以当地人赴重要宴会,兜里会自带一塑料袋,待酒足饭饱,香酥麻鸭上桌,打包回府。

   杭州:老鸭煲

   到杭州去,杭州的朋友一定眉飞色舞向你推介张生计老鸭煲。据说张生记一天卖出600多只鸭子,等位子的时候,服务员会特地过来提醒你:今天没有老鸭煲了。张生记因为老鸭煲发了,上海衡山路上开了一家分店,弄得上海也流行起老鸭煲。

   绍兴:霉干菜烧肉

   一般人去绍兴,第一个想到的是咸亨酒店的茴香豆。其实绍兴菜的风味,一是霉,二是糟。糟的东西,糟鸡,糟虾,外地人吃不惯,就像臭豆腐。能够品出妙处的,还是霉菜。绍兴人喜欢用大白菜发霉,外地人学不来的。霉干菜烧肉,香,爽,还有独特的咀嚼感。

宁波:雪菜笋丝汤

   一定要当地人带你去点,自己去点点不到,因为你很容易就忽略了这个名字。汤如其名,里面只有两样东西,雪菜和笋丝,看起来极为清爽。宁波雪菜跟别的地方是不一样的,超市里卖的上面特地注明“宁波雪菜”。“老板娘”这家店里的雪菜和笋丝都特别的嫩。这个店还卖自己制的红花蟹,蟹黄蟹,小小的一瓶就30多元、60多元,生意照样做。

   金华:兔头煲

   金华的火腿有名,兔头是这两年才兴起来的。金华人本来就爱吃兔,兔头原来不上大席。可喜的是大排档流行,人们的口味越来越刁,兔头煲得以盛行开来。讲究的杭州人也开始吃兔头煲,金华兔头煲有了被承认的欣喜。

   温州:红烧梭子蟹

   温州人嗜海鲜,有一种血蚶,是生着吃的,其味鲜美,但食者唇齿间避免不了血色斑斑,望上去不免有些恐怖。红烧梭子蟹就无虞“杀生”之嫌,虽名为“梭子”,其肉却丰美,其味之鲜,不在血蚶之下。

   合肥:咸鸭烧黄豆

   合肥也让粤菜、湘菜霸占了,还有蜀王火锅,开了几家分店都特别火,等座要等一两个小时。合肥当地的土菜,就数咸鸭烧黄豆特受欢迎,很香,哪家饭店都吃得到。冬天的时候吃咸鸭烧黄豆最好,尤其是在自己家里,可以雾气腾腾烧上一两个小时。

   芜湖:芥菜圆子

   芜湖有着浓浓的江南特色,饮食讲究、精致、清爽,凤凰美食街小吃夜市很有名。这个季节,清蒸刀鱼刚刚可以吃到,但芥菜圆子的流行也很迅速。

   南昌:藜蒿炒腊肉

   鄱阳湖的草,南昌人的宝——说的就是这道菜。南昌与九江两大城市联手制造的这道菜虽不昂贵,却是江西人的爱物,一有机会就点给外地朋友和离开江西太久的人吃。藜蒿是鄱阳湖区特有的一种水草,中医认为其味甘、性平、微毒,可清热、利湿、杀虫。藜蒿取其嫩茎与腊肉合炒,加些韭菜才能“衬”出藜蒿的“原香”。结局是腊肉咸香柔软,藜蒿脆嫩香甜。湘菜中也有这道菜,但是取藜蒿根炒,且陆上藜蒿不够香脆。

   赣州:赣南小炒鱼

   很多人不小心把赣南小炒鱼说成赣南炒小鱼,大谬。“鱼饼”、“鱼饺”和“小炒鱼”合称赣州“三鱼”。赣南小炒鱼是明代凌厨子首创的地方风味菜,吃到今天还流行。因为是小酒(赣州习惯称醋为小酒)炒鱼而得名。小炒鱼选用鲜草鱼,去掉鱼头鱼尾,劈成块状,加以生姜、四季葱、红椒、小酒(醋)、酱油、水酒等作料烹饪而成。色泽金黄、味鲜嫩滑、略带醋香。

   萍乡:辣子炒薰肉

   “江西人辣不怕”,辣在萍乡。因为毗邻湖南的关系,萍乡人在吃辣上煞是生猛,据说连水蒸蛋都要放辣椒末。辣子炒薰肉则是典型的辣菜,但辣味补给到了薰肉身上,使薰肉香的抒发更加酣畅浓烈。

   吉安:井冈山烟笋烧肉

   八百里井冈是竹的海洋,不同品种的竹笋易制成笋干。将煮过的笋用炭火焙烤干,因为呈黑褐色,叫乌烟笋。以其烧肉,肉味甘美,而笋味绵长。

   济南:孔府地锅一绝和谭鱼头

   孔府地锅一绝与广州啫啫煲形相近而性相远,它的配料很简单——巴鱼、萝卜、豆腐、青椒、大葱,饼是玉米面做的,灿黄得可人。吃的时候,把鱼放在圆圆扁扁的饼上,佐以老豆腐和圈萝卜,不需要蘸料,但是那一点点的汤渗下来,就是人间美味了。有点咸,有点辣,还有那么一种不知名的感觉在舌间缠绕着,天凉的时候,吃着心暖。“谭鱼头”在济南北园和文化东才开了两家分店,吃惯鲁菜的人们就坠入了川人的辣味诱惑。那种区别于通常“朝天椒”之特殊辣椒、必种之特殊土壤和海拔高度,每年采摘期仅仅七天,采后精选装坛,以特殊的方式储存一年以上才可入锅,令火锅打不住地辣色鲜艳,辣香浓郁,辣感柔和,喜辣者更喜辣,惧辣者不惧辣。当然,花鲢鱼头也是好东东。

     日照:日照浮来青绿茶

   青岛:海鲜小豆腐

   海鲜用的是海参、虾仁、鱿鱼和蛤蜊等小海鲜,再配上葱花豆腐炒成的各式各样的海鲜小豆腐,口味鲜香绝不油腻,吃的时候在就上葱油饼子就齐了。饭店开在各种古老的欧陆建筑中间,从饭店的各个窗口都看得见碧海蓝天,金色沙滩,谁不说青岛是个好地方呢?

   烟台:蝎滚绣球

   烟台菜属胶东风味,以烹制海鲜见长。毒蝎也成了山东人的餐中物,油炸山蝎是山东著名的风味菜点,而烟台人的蝎滚绣球便是吃毒蝎的又一杰作。

   德州:德州扒鸡

   其实德州除了扒鸡出名,西瓜也是种了上千年,就是这一道菜让德州出了名,也让全国各地大小烧鸡店的招牌高度统一:德州扒鸡!正宗的德州扒鸡,全名五香酥骨扒鸡。特点是:五香脱骨、肉嫩味纯、清淡高雅、味透骨髓。造型上两腿盘起,爪入鸡膛,双翅经脖颈由嘴中交差而出,全鸡呈卧体,色泽金黄,黄中透红,远远望去似鸭浮水,口衔羽翎。